当前位置:主页 >> 自然生态

送葬诗歌第二百六十九章深入敌后营养

2021-01-16 03:14:5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送葬诗歌 第二百六十九章 深入敌后

熏香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柯特觉得自己就像身体里的每块肌肉都僵住了,一只小指都无法动弹,连呼吸也变得无比的困难。

一切事物都被黑暗笼罩,又黑又冷,仿佛坠入了最深的深渊。然后出现的是飘摇的光景,某种暧昧景物浮现在他的眼前。这是一个幻象,或许也是一个梦,.一个被他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噩梦。

多年以前遭遇的一幕,就算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也没有被淡忘。一切显得是这么真实,向上空升去的白月、漠然的冰封树林、布满苍蓝色晶体的大地.....以及遍布地面的、碎裂到看不出原型的血肉碎片。.

身穿各式各样装甲的战士们被毫不留情的撕裂,碎裂的血肉飞散到四处,让布满结晶体的地面染上了刺目的鲜红。盔甲、武器、盾牌......金属与木制品被用暴力折断,与它们的主人一起沦为残骸。

毫无疑问,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战——可是有多少人倒在这里呢?数十、数百、亦或是数千?柯特并不记得有多少人在这次战斗中付出了生命,只记得这天晚上被尸骸染红的大地。

“没有意义,真的,这没有任何意义。”

盘踞在死骸之海的正中央,一只漆黑的巨兽用人类的语言吐露着无奈的话语;“无意义的流血——事实上,我并没有恶意,然而却只能教导你们何谓恐惧。这不是我想看见的......或许也不会是你们想看见的吧。”

浑身漆黑的巨兽缓缓蠕动着,那覆盖了一层有着金属光泽鳞片的躯体就像古代传説中的大蛇一样骇人。几只从躯干上延伸出去的翅膀全都破破烂烂的,它们不对称的分布在蛇身上。歪歪扭扭的披散着。

“再见了,人之子们啊......”大蛇拍动起身上那些破烂的翅膀,支撑着它毫发无伤的身体腾空而起,“畏惧着过往的黑暗,同时追寻前方的光芒......或许这不只是你们。也是其他物种成长的必经之路吧。”

漆黑的大蛇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记录之中,然而无论是幸存者还是事后调查这场惨剧的人都无法忘却它的存在。这就是与“天灾指定”正面相撞的结果。数千人的丧生,只换来无意义的结果。

身受重伤,以至于只能如同蝼蚁般趴伏在地上的柯特.莱恩斯特便是残存者的一员。大蛇的样貌至今记忆犹新,或许并没有敌意......然而它仅仅只是存在于那里,就会为周围带来无尽的腥风血雨。

人类终究只能是人类。面对犹如“天灾”一般强大的对手时,选择强行与之对抗,只能无数次的体味自身的无力与脆弱。能够留存下来的往往不是最强大的个体,而是那些适应环境且擅于躲避危险的。

视线缓缓转暗......

咣!

突然,一阵钝痛从脑门处传来。好像有人拿着沉重的钝器殴打了柯特的脑袋。梦境一瞬间就消退了,受到痛觉袭扰的幻象眨眼间从眼前消失,残留下的黑暗也逐渐被闪动的火光从眼前驱散。

“早上好,有做个好梦么?”

朦胧中,迎接他的是莉琪嗤嗤的窃笑:“就算是要将计就计,你也用不着随着他们的步调走下来。虽然这样确实能让它们掉以轻心,但是那个分量的安神草药已经不仅仅只能起到‘安神助眠’的效果,恐怕能够让大部分生物直接长眠不醒了——不过这对于你和我来説。都没有什么意义了,对吧?”

先前莉琪就已经警告过柯特这种草药的效果堪比毒药,然而他还是选择了这个方案。现在听起来。比起责备,莉琪的语气里包含的更多是调侃,其中甚至还包含了几分笑意。看起来柯特选择的这种冒险方案让她感到十分满意,或者説......真视之眼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

如果説莽撞与勇敢只有一线之隔,那么这个少女绝对属于前者。过去她的行动方式曾经相当谨慎,但最近却变得越来越喜欢冒险——或许这是因为体质发生改变的原因。她的疼痛感都逐渐开始麻木。

“恐怕是几年以来最糟糕的一个梦了,如果可以我还真不想看见那条蛇。”柯特苦笑着坐了起来。空气中那股腐朽的味道让他的鼻子皱了起来,“而且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把我们运到这种地方来啊。”

冰冷而坚硬的感触从四肢的末梢传来。随着柯特的行动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共鸣声。那是好几条由精炼钢铁制造而成的镣铐,它们一头锁住了柯特的四肢,另一头则与墙壁上的铁板连接在一起。

理所当然,这是为了防止囚徒逃跑的最原始手段,用各种材料的器具束缚住他们的身体。这或许算得上是某种优待,毕竟如果管理牢笼的是更加残虐的凶徒,他们也许会使用一些更加残暴的手段来限制他们的活动能力。

左右看看,他们两人被关在一个用沉重石砖砌成的小隔间里,为此处提供照明的只有走道上昏暗的墙灯。这里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地牢,冰冷的铁格子将隔间的内外无情的区分开来。

肮脏的环545,000境伴随着恶臭,仿佛是一大堆排泄物与腐烂物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这个地牢糟糕的环境只需要鼻子就能闻出来。隐约间还能闻到铁和血的腥臭味,它们混合的味道只能让人感到恶心。

不仅仅是柯特,莉琪也被用好几条金属的镣铐锁在这个囚笼的角落里,可是她却懒散的靠在一堆干草之上,用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看她这悠然自得的模样,一diǎn都不像是一个自由被限制的囚徒。

与柯特身上有些并先后在苹果iOS系统和谷歌Android系统中推出自己的云中书城客户端产品。盛大文学在招股说明书中写道:公司希望以此增加其书籍的发行渠道。发黑的钢铁镣铐不同,连接在莉琪身上的银色金属链泛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光泽。那是一种被称为“铅之枷锁”的刑具,混入以铅为主的材料制造的合金往往被用于作为束缚法术士的工具。

据説从神话时代开始,铅这种金属就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地方,而它们尤其是以对魔力的阻断能力让法术士们对它颇为在意。它们不仅仅能够阻碍自然魔力的延伸,而且会影响到附近生物体内的魔力。

在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之后,负责研究的法术士们发现了很多种利用它的办法。而其中最重要的发明,或许就是将它们按照某种特定的比例与其他材料混合后,制造出这种能够妨碍法术编织的镣铐。

从这种镣铐出现以来,能够从中挣脱的法术士就寥寥无几,他们体内的魔力被强行与外界隔离开来,难以干涉到外界的现象。平心而论,用这种东西锁住一个“理论系学徒”,实在有些大材小用了。

“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是很老实的没有反抗。”

莉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燃耗无所谓的摆弄起束缚在手腕上的镣铐:“你昏了没过多久,那个家伙就让人叫我到二层去,説是你要找我......説真的,你知道要一速提高了也包括年产上千万吨的大型国有钢企。我们主要对钢厂的资金情况、订单情况、生产情况、利润情况、成材库存情况以及原料库存情况做了了解。从资金情况来看13%个劲的装成软弱无力的小女孩有多无聊么?”

莉琪所抱怨的并不是自己被敌人用“铅之枷锁”锁住,这样的待遇对一个法术士来説也算是难得的体验。她只是不喜欢自己总要伪装出一幅人畜无害的模样——尤其对象还是那些怀有敌意的法术士们。

“我是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啦——毕竟那些家伙也没给我记下道路的机会。”她脸上露出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容,然后抓住锁链用力一拉,“而且他们居然会以为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能锁住我?”

锵啷!

一声清脆的断裂声,连接在墙壁上的锁链居然被她硬生生的扯了一截下来。这些锁链确实能够阻碍施术者与外界的魔力关联,但是它们的质量看起来并不足以支撑莉琪用魔力强化身体后不惜代价的用力拉扯。

这个地牢中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一个隔间,仅仅透过闪烁不定的火光就能看到成排的金属栏向远处延伸。时不时还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细微的呼吸与低沉的悲鸣,那或许是来自其他被害者的声音。

连接在墙上的锁链被莉琪一个接一个的扯了下来,也让金属断裂的声音在空洞的地下不断回响。不断的金属声向着远处传播,同时也吸引来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看来是地牢的看守被她吸引过来了。

柯特记得在旧大陆上有个哲学家曾经説过:对于投机分子来説,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足以驱使他们冒险;假如有着一倍的利润,他们就可以践踏所有法律;而利润超过两倍,他们甚至不惧死亡。

他以前觉得这是一句空话,毕竟有再多的收益,没有机会使用它们也就没有意义了。可是现在,看着潜伏在周围的法术士与那个男人,他觉得这句话多少有几分道理——对于认为自己掌握必胜法的赌徒来説尤其如此。

“这不是刚刚好么。”

柯特突然低声冷笑了起来,然后轻轻拽了拽连接到墙上的锁链:“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既然他们把我们送到了这样的地方,如果我们不好好的大闹一番,又怎么对得起主人的盛情邀请呢?”

数人脚步声还在慢慢的靠近,而柯特也将手伸向了束缚住自己的锁链......未完待续

成都免疫性不孕
武汉前列腺炎哪家好
婴儿拉肚子用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