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专家热议北川重建

2019-05-21 17:16:05| 来源:| 编辑:| 点击:5次

专家热议北川重建

北川县城要搬家了。经过近一个月的实地考察与论证,日前国家抗震救灾规划专家组把北川县城的重建地点初步选在相邻的安县——位于安昌镇和黄土镇交界的板凳桥。目前初步方案已经上报国家相关部门,如审批通过,将迅速破土动工。

尽管搬家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但是,对于80岁的羌族老人席联杖来说,舍弃老县城是个残忍的话题。席联杖曾是禹里乡一个羌寨的头人,寨子里的羌人最多时曾有四五百人。上世纪80年代,席联杖因身体不好被儿子接来住在了北川县城。

这个建在龙门山深处的小县城,同样是羌族人的聚居区,并在2003年被批准为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席联杖自打被儿子接过来以后,这么多年来,和居住在这里的羌族人、藏族人、汉族人一样,夏天光着膀子摇扇乘凉,冬天围着炭火吃烤肉,有时还打打麻将,日子平淡而悠闲。

现在,县城要搬家了。“羌寨大多都在龙门山内,走出了龙门山,就像鱼儿离开了水,羌族的特色就更难保持了。离北川县城最近的羌寨只有两公里

专家热议北川重建

,之前每逢新年,县城都会派专人前往羌寨采购专用的火堆、全羊和咂酒。如果搬了新地方,距离那些羌寨就远了。”对于搬迁,席联杖显得很失落。

但生活总要继续,和席联杖一样,大多数从地震中振作起来的北川人,对于“新北川”仍然满怀期待。参与北川新县城选址的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晓江表示,板凳桥虽然距离老北川县城几十公里之外,但距绵阳市区较近,交通便利。且不处于本次地震的地质断层带沿线,地质条件稳定,拥有广大的开阔地面,三面都有一些海拔不高的山峰,此外还有一条安昌河,人口密度与建筑物密度都比较稀疏,非常有利于新县城的规划兴建。“与此同时,羌族是一个山地民族,既喜欢山又喜欢水,因此在这样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重建北川县城也有利于羌族文化的传承。”

在板凳桥所在的常乐村,至今还生活着数十名羌族百姓,但大多已经汉化。因此在这里重建北川县城,新老居民在饮食、起居、消费及其他风俗习惯等方面,还需要在未来慢慢适应。

21岁的羌族姑娘王永红在两年前嫁到板凳桥。她说,北川人和这里的人在口音和饮食方面都不尽相同。比如北川人说“水有些烫”,板凳桥人说“水有些濑(音)”;再比如说“仰头”,北川人说“望起”,板凳桥人说“忙起”。王永红说,“在饮食上,北川人喜欢吃辣的,板凳桥这边喜欢吃清淡一点儿的。还有,羌族人原是以本地所产的玉米、荞麦、青稞、小麦、洋芋等杂粮为食。到了这里,则是以稻米、小麦等为主。”

除了生活方式有待磨合之外,如何让移迁新址的北川县城保持羌族的文化习俗,也是摆在未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比如在原来的北川县城,一年中有三个重大节日,除了传统的汉族农历新年外,还有六月初六祭大禹,以及十月初一的羌族新年。当晚,在县城的每个路口都会点燃篝火,在火上烤全羊,阵阵肉香会将附近的居民全部吸引过来。大家又唱又跳,狂欢可以一直持续到深夜。而搬迁后的新北川能否重现这些节日盛景,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事实上,对于整个四川汶川大地震而言,北川新县城选址的敲定只不过是庞大的灾后重建工程中的一小步。6月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根据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决定,国家汶川地震灾后重建规划组正式成立,主要负责组织灾后恢复重建规划的编制和相关政策的研究。

不过,究竟该怎样重建,却是一个牵扯到方方面面实际情形的复杂问题。移民问题首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从地震灾区应该迁出100万到200万人,而且安置新移民不应只局限在四川当地,而可以考虑全国范围,特别是沿海地区。”6月5日,在北京地球村举办的一次灾后重建论坛上,经济学家仲大军如是说。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学院院长、成都市经济顾问李晓西则对《北京科技报》表示,灾后重建如果要移民,要用新思路来解决,比如分永久性移民、长期移民和短期移民。“四川青壮年出外打工的人很多,所在城市可以对这些人给予补助,承认户口,转为当地市民。这也是迁移最好操作、最具群众基础的办法。

民间环保学者、地质专家杨勇亲身经历了此次特大地震。“这次大地震对地质生态造成了极大破坏,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将会非常频繁,很多地方已不适合人类居住。而在汶川、北川等重灾区,人口非常密集,总计约达到了500余万。所以非常有必要考虑部分移民。”

不过,也有专家对于移民心存疑虑。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协会会长聂梅生说,灾后重建虽然不能在原址上盲目重建,然而迁徙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建三峡电站时我们就搬迁了数百万人,如果现在再来一次,又有什么地方能让他们立刻安身呢?所以基本还是要以原址为出发点。”

与此同时,这次地震重灾区很多也是多民族的聚居区,特别是藏族、羌族人口较多。如何在移民的同时,保证不同民族的文化传承与心理融合,都将成为严峻的考验。来自贵州的环保学者黄成德对说,“这个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导致一种民族文化的衰亡。我本人就是移民的后代,祖上是广东人,因为战乱迁移到贵州。但是到现在过了三代人,还是不能适应当地文化。比如饮食上广东移民吃的比较清淡,但贵州当地人以酸辣味为主;语言上广东移民多讲粤语,和当地土语差别也很大,经常造成交流障碍。”

地震给人最直接的印象就是房倒屋塌,那么,灾后重建时究竟该建造什么样的房屋呢?曾亲身经历唐山大地震的河北省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主任苏幼坡说:“唐山地震后,当地的房子一律按照抗震8度来设计,这样至少可以抵抗相当于7级的强震。且全部采用钢筋水泥柱连接,层层浇铸。”

而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协会会长聂永梅则表示,对于灾后如何重建房屋,也绝不能以安全性来“一刀切”。“特别是一些贫困的农村地区,如北川、汶川等偏远山区,经济承受能力有限,不可能建这种造价很高的钢筋建筑。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一位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当地的不少居民,特别是羌族村寨等都习惯用木料建造房屋,同样冬暖夏凉,而且比较抗震。“这种房子是当地民族的传统建筑,多为两层阁楼,人住在二楼,一层全靠几根结实的圆木支撑,主要用于放杂物或饲养牲口。重建时必须在考虑安全性的前提下,更要尊重当地的文化传统。”

近日,万科集团老总王石提出要参与北川县遵道镇的重建,此举随即引发大规模的争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投资与市场研究室主任曹建海认为,“灾后住房重建绝不能引入开发商,开发商的逐利性只会抬高建房成本。政府可以为灾民的住房建设无偿划拨土地,做统一的土地安排,并规定容积率,然后政府通过征集、价低者得的招标方式选择建筑材料供应商以及房屋建筑商。

但是也有地产界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对表示,市场经济越是发达,分工越是明确,这是效率原则所决定的。以建房为例,现在开发商是1000元/平方米的装修标准,而普通老百姓可能要将这个价格提升到1500元/平方米。因此开发商具备规模化、集约化的成本优势。”此外,房地产开发是一个系统工程,绝对不是几张设计图纸和几个建筑工人那么简单。从初期的规划设计,到中期的建筑质量监控,再到后期的园林美化和物业管理,已经拥有成熟房地产开发经验的开发商显然比政府更了解人们想住什么样的房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