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项目

亡灵阶梯第章隐身而来营养

2021-01-15 03:15:4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亡灵阶梯 第138章 隐身而来

烧了那么久还没死,居然还活着!人群中发出一阵惊恐地尖叫声,还有不少人都低下了头,有人用手捂住了嘴或者眼睛。

也许正应验了恶有恶报的古话,可程千寻知道,这报应并不是来自上天,而是来自撒旦。这个混蛋罪有应得,就连撒旦都觉得应该多烧一段时间。

当这漆黑的焦炭般东西终于垂下头,咽下最后一口气,被烧干的一条腿折断掉落在了还在慢慢烤灼的火中。

雨正好停下了,“轰”的一声,火在人们的惊叫声中,原本的小火非自然状态地如同象浇了火油一般窜起,将这具焦尸全部吞没,剧烈的燃烧起来。

见习神父们都看到了这一切,心中有鬼的更是吓得跪在地上连连祷告和忏悔,祈求着宽恕。

该烧的烧死了,雷格尔将梯子税依旧交给教会收取,以安抚这些吓得魂不附体的见习神职人员,随后回去了。

马车缓慢地前行,天色还没暗下来,路还看得清前应该可以回到庄园。

程千寻的心情很复杂,她真要分不清楚,到底哪里才是地狱。这里的人活得真的猪狗不如,良知几乎泯灭,除了努力活下去外,好似什么都能出卖。在短短的时间里,她也快认不出自己了。下令鞭打交不出税来的农民,和队友合伙商量陷害神父并且将他推上了火刑柱。。。

风吹了过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刚才的细雨将衣服淋得微湿。

一条手臂伸了过来,揽住了她有点发抖的身体。她侧头看,是斯内德。斯内德正帅气的脸微露笑容,给了她莫大的安慰。

坐在对面的雷格尔看了看他们,没有说什么。

车即将要到大门了,突然马车停了下来。

雷格尔问道:“怎么了?”

前面赶车的打手道:“一棵倒下的树拦在了路中央,老爷放心吧,很快就能挪开。”几个打手跑到前面开始一起用力搬动树干。

程千寻觉得有些蹊跷,这没刮大风,树怎么会倒下的,而且这树的树叶郁郁葱葱,不象是中间蛀空而倒的。

她看了看树根,显然是被什么人砍断的,树桩断裂处凹凸不平。。。她猛然想到了什么,立即大声道:“快趴下!”

只听到“咚”的一声,一截被吊在绳子上的树干,从旁边猛地晃了下来,对着马车上的人就冲撞了过来。幸亏三个人及时的低下了头,趴在了马车上,沉重的树干从他们的头顶“呼”地晃了过去。如果还坐着,这段树干的冲击力下来,撞上脑袋,不死也残了。

在车后跟着的鲁道夫立即抽出宝剑,左右警惕地看着,并大声喊道:“快挪开!”

打手们一看不对劲,加快了搬运速度,连推带踢的将树干挪开后,鲁道夫催促着:“快,快赶车回去!”

“驾,驾!”赶车的打手于是用力抽着马,让马车飞快地驶向庄园,而其他打手慢慢地在后面跑着。

“开门,快开门!”雷格尔和斯内德也下了马车,和赶车的马夫一起打开了大门。

当看着大门又关上后,程千寻才微微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安全了许多。

大家上了楼,程千寻草草地换了件衣服就去书房,而大家也都换了身衣服过来了。

“一定是杰弗里。”雷格尔气鼓鼓地道:“幸好是在中世纪,没办法找到更多的武器,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现在一个普通的农夫,大约连像样的菜刀都拿不出来一把,平台或者中心成为科研之思的汇集地。看来贫穷有贫穷的好处。

“现在怎么办?”程千寻越发感到时间的紧迫了,外在的威胁暂时解除,烧死一个神父应该可以让他们歇一二天。大约杰弗里也感觉到这种压力存在,或是外面的生活让他苦不堪言、难以忍受下去,才想尽快除去他们中的一个,让这场比赛早点结束。

“增加赏金!”斯内德道:“十个金币,无论死活。”

十个金币足够买下一大片的地,舒舒服服当老爷了。这笔赏金足够让肚子都填不满的贫民发了疯一般的将外面翻一个底朝天,想尽一切办法抓住这个如同人参娃娃一般的宝贝。

十个金币,钱当然没有,但只要杰弗里死了,这里的一切都将结束,根本不用愁是不是付得出赏金。

有人来敲门了,原来是打手和家奴全回来了,只开了小门,让他们依次进入,确保不会放进来一个隐身魔鬼。

目前局势是对他们有利的,这里四面墙很高,门口有不间断的守卫。在围墙里面,吃得东西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至少能温饱。他们什么都不用干,只管团坐下来商量着如何保住性命。

而杰弗里则不同了,他白天只能忍饥挨饿,晚上还要找地方躲避夜晚的寒冷。秋天的夜晚已经有点冻手了,如果没有房子可以住,又没有干草堆,他又不敢生火,怕被人看到,那一定不好受。

定下赏金后,果然跟那些打手一说,他们先一步打着火把,个个两只眼睛冒着金光的,连觉也不睡的出去找隐身小巫师。

有人帮着找,门口有人看着,他们又可以放心地睡上一觉了。就算是打地铺,远比在外面风餐露宿的强太多。

当光线越来越亮,合拢的眼皮都能感觉到亮光时,程千寻知道她又一次的睡晚了。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惊愕地看到在她正上方出现了一把尖刀,刀尖大约离她只有二尺的距离,正对着脑袋。。。

“啊~”她尖叫一声,往旁边滚去,而尖刀猛地刺了下来,刺在了她刚才还睡着的枕头上。随后尖刀被拔了出来,继续朝着她猛刺过来。

“啊,救命,隐身魔鬼来了。。。”程千寻大声地呼救着,根本看不到拿刀的人,只能看着尖刀刺来的方向,狼狈不堪地躲避着。随手拿得到的东西,就往拿刀人的大致方向扔过去。

果然那里有人,扔过去的东西有些被拨开了。

“救命,快来人呀!”程千寻想逃出房间,可尖刀速度极快地抵达了门口,堵着门。门的把手被一张椅子的椅背顶着,显然是想将她杀死在屋里。

“程,怎么了?”是斯内德的声音。门把手转动着,可门却打不开。

“救命,快救我!”程千寻疾呼着,惊恐地看着尖刀对着她一点点的靠近,就算见不到杰弗里的脸,也想象得到他此时的面目带着狰狞。

不能死,商品种类包括包袋、衣服、配饰、鞋子等她不能死!程千寻左右看找着可以抵御的东西,见身后的柜子上放着一些化妆品。铅粉和香水是贵族们常备的,不能洗澡的风气下,香水可以掩盖体味、而铅做的粉可以将带着污垢的脸抹得雪白。

于是抓起铅粉,打开盒子就象撒石灰一般的,将盒子里的粉全部甩了上去。

粉尘落下之处,“阿嚏”一声,一个人形显露了出来。…

“咚”的一声,房门被撞飞了,雷格尔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程!”

这两个动作目前还只是“坑里无敌” 后面紧跟着鲁道夫和斯内德,他们都看到了一个披挂着白色粉末的模糊人影,好似正在抹着眼睛部位,还打着喷嚏。

“他就在这里!”程千寻边叫边拿起了香水,打开盖子。

杰弗里见不妙,立即转身就往窗上跳。

“别让他逃了!”大家都扑到了窗口,只见一个依稀的白影,已经跳到了地面上。只能恨他们住在了二楼,而楼下是泥地。

但高度还是在的,杰弗里在地面上滚了一圈,能看到不少粉洒在了地面上。

程千寻赶紧地将手中的香水瓶,对着这个挂着粉的人形,将里面的香水全都倒了下去。

鲁道夫跳上了窗台,身手矫健地跳了下去;其他男人也跳下。杰弗里见不秒,立即撒腿就逃,而此时他身上的粉越发的少了,还边逃边不停抖落身上的粉。

三个队友的速度已经算快的了,可追到半路上,杰弗里的踪影彻底消失了,尖刀也被扔在了地上。

程千寻从楼上跑了下来,一路跑到了队友身边,微微喘着气:“他现在就在这里,这下怎么办?”

“一定是昨晚跟着马车一起进来的。”鲁道夫弯腰捡起了尖刀,这是厨房里的刀。

“怎么了?”许多家奴听到了声音,纷纷跑了出来。

“快去找几条猎狗,马上!”程千寻立即喊道,她晃了晃手中的香水空瓶子:“我把香水倒在隐身恶魔身上了,大家一闻到香味,他就一定在附近。”

“快去抓,杀了他!”鲁道夫大声地道:“无论死活,赏十个金币,他就在这里,门关着出不去。”

所有人一听,立即精神百倍起来。十个金币的财富足以抵消对隐身巫师的恐惧,纷纷拿起各种可以使用的工具,满院子和屋子的开始翻找起来。

杰弗里只能隐身自己,却不能消除其他物品,手中一拿武器就能看到,但依旧不能小觑。他心狠手辣,说不定抓起地面上什么东西,也能对人造成伤害。比如石头可以砸头,树枝可以插眼睛!

鲁道夫想了想后道:“去菜地。”

几个人站在了一片土豆地中央,警惕地看着四周。只要有人进来,总会推开茂密的地面茎叶,就能知道杰弗里正偷偷靠近。而庄园里所有的人,都拿着武器到处找寻着,还有人出去找狗了。

她刚才就差那么一点被刀捅死,如此接近死亡,让程千寻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栗。

斯内德看了看余惊未了的程千寻,伸出手搂住了她,轻声安慰着:“放心,会找到他的。”rs

钦州好白癜风医院
孝感白癜风专治医院
沈阳治疗白癜风哪好
友情链接: